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可怜两地隔吴越,此情惟付天边月

    话分两头,苏培盛带着家书,日夜兼程地回来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嫡福晋乌喇那拉舒兰听说了,连忙召见。

    “奴才苏培盛给嫡福晋请安。”

    “起来吧,贝勒爷是有什么信儿吗?还特意打发你回来?”舒兰焦急的问道。

    “回主子的话,贝勒爷无恙。只是只是让奴才给耿格格带点儿东西回来。”

    舒兰听了,心中无限悲凉。愣了半响,才缓缓地说道:“既然是贝勒爷的吩咐,你赶紧过去吧。”待苏培盛离开,眼泪才慢慢地滑落,无声地碎了一地。他终不信我。我如此待你,为何你却牵挂别人?那你我也曾举案齐眉,为何如今竟变了呢?就因为我年华老去吗?那样的容貌,就这么令你神魂颠倒吗?待她暮暮老矣之时,你是否依只取一瓢呢?

    苏培盛到时,耿雯杨正在房中和绣墨、玉棠找花样子,她想趁这几日好好练练女红,也省得别人总是拿这个打趣自己。见苏公公进来,连忙放下手中的绷子。

    “苏公公?你怎么回来了?贝勒爷出了什么事吗?”

    “奴才苏培盛给格格请安。回格格的话,贝勒爷无恙,只是爷吩咐奴才给格格带了点儿东西回来。”

    “哦,这样啊。有劳公公跑这一趟了,快请坐,快请坐。玉棠,给苏公公上茶,绣墨去拿些点心过来,苏公公赶了这么久的路,想必饿了。”

    “奴才谢格格赐座。”苏培盛半坐在圆櫈上,说道:“格格,您不必这样客气。贝勒爷让奴才给您带了封家书。”说完,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信封,递与耿雯杨。

    耿雯杨接过来,展开一看,是一首诗。

    寒夜有怀夜寒漏永千门静,破梦钟声度花影。

    梦想回思忆最真,那堪梦短难常亲。

    兀坐谁教梦更添,起步修廊风动帘。

    可怜两地隔吴越,此情惟付天边月。

    g更d新最快上酷匠网

    苏培盛见雯杨看着信有些发呆,不由得提醒道:“格格,您是否需要奴才带些什么回去给贝勒爷?”

    “啊?”耿雯杨如梦方醒,心想道:我哪知道,怎么回他啊?我连这什么意思都没弄明白呢,怎么回复啊?我又不会作诗。于是摇摇头,说道:“没有什么。我没什么想说的。”

    苏培盛继续说道:“不带话,捎件什么东西也好啊。”

    耿雯杨想想了,又摇摇头,说:“也没什么要带的东西。苏公公,有劳了。”

    苏培盛见她不为所动,只得叹了口气,起身告辞了。

    待苏公公离去,耿雯杨才拉着绣墨问道:“你比我通诗书,帮我看看,这写的什么啊?贝勒爷什么意思?”绣墨接过诗,略略看看,又哀怨地看了她一眼,把诗塞回她手里,叹了口气,领着玉棠退下了。

    “干嘛呀,这是?人家真的是不懂嘛!”雯杨只得一个人坐在那里生闷气。

    二十九日,胤禛终于回到了府中。阖府上下,一片欣喜。舒兰亲自下厨,做了很多他喜欢的菜肴,在自己的院里设宴为他接风。席间,胤禛对她说:“多日不见很想念你们,不如把一家子都叫来,大家凑在一起吃才热闹。”

    舒兰脸色一变,旋即有恢复如常,轻声说道:“是,妾身本想着一大家子聚聚的,但又担心贝勒爷旅途奔劳,不喜热闹,因此不敢擅自做主。贝勒爷既然这么说了,那妾身现在就让他们都过来。”

    很快,各房的姬妾都来了,个个花枝招展,争奇斗艳。胤禛看到耿雯杨、蕙娆、凝芷她们也都面色红润,喜气洋洋,不由得放下心来。对舒兰说:“你照料一家子的起居,甚是辛苦。我带了上好的丝绸回来,一会儿让他们给你送来,你捡自己喜欢的留下。”舒兰心中一喜,连忙起身谢恩。

    宴毕,舒兰伺候着胤禛午睡后,随月茹来到东暖阁,分配四爷带回的礼物。只见那些丝绸都是今年新近的花样,颜色也鲜亮,红的、白的、粉的、蓝的、黄的,个个讨喜,足足有十多匹。舒兰看得不禁心花怒放,问道:“可都在这了?”

    月茹小声地说:“没有,听说还有三匹湖水绿的,是苏州刚制得的。贝勒爷说耿格格肌肤胜雪,穿绿色最好看,所以全让送过去了。”

    舒兰听了脸色一沉,贝勒爷越是专宠,她越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早晚有那么一天,我要看着她从云端落下。于是,缓缓气,平复一下心情,轻声对月茹说:“把这匹、这匹还有这匹留下,另外把那大红色的给宋格格送去,其他的按各院的份额分配好了,都送去吧。还有,把前儿阿玛送来的梅花琉璃钗和富贵双喜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找出来,一并给那院送去。要记着,这耿雯杨那里要最后送,东西也不必最后再回来取,多找几个小丫头,全捧了去,一个院一个院地去送。”

    月茹会心一笑,点头称是。

    耿雯杨坐在屋里,看着月茹送来的东西,除了五匹料子外,还有钗环手串,足足两大盘子。听月茹说,那梅花琉璃钗和富贵双喜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是嫡福晋亲赏的,各院的姐姐们见了自然也要添上一二,因此等到了她这时,就变成了这老些了。

    耿纹杨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心想:终究还是来了。看来那个舒兰是铁了心要与我为敌了,我处处小心退让,不过就是想大家相安无事。她却次次都来逼我,想让我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借刀杀人,殊不知多行不义必自毙。只可惜无论她做了什么,将来她这个皇后之位都稳如泰山,我奈何不了她分毫。今后该如何应对呢?我今后的下场又将会如何呢?

    胤禛回府后,也没闲着。广施恩泽,巡幸了一圈后,终于轮到了雯杨。那日,耿雯杨面带笑容,礼数周全地在院中恭迎四爷。笑意款款地服侍他进了屋,待丫鬟们退出去后,立马变了脸。甩掉胤禛的手,独自坐在床上生闷气。

    “怎么了?刚才好好的?”

    “贝勒爷还记得有我这么个人啊?我还以为贝勒爷乐不思蜀,早就把我抛在脑后了。”雯杨嘟着嘴,气鼓鼓地坐在那里。

    胤禛见了,不禁莞尔。不见时,总在心里回忆着她所有的表情,开心的、伤心的、生气的、娇羞的,就是不记得她吃醋的样子,现在算是齐全了。“你位份最低,自然最后才轮到你了。怎么,生气了。”胤禛笑着坐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看着她手上的那枚戒指,红宝石依旧耀眼。自那日起,她就一直戴着,再未摘下来过。“想我了吗?让爷看看呃,吃醋了?瞧这腮帮子鼓的。”

    雯杨醋意大增,猛地推了他一把。“一边去,我才没空想你呢。”说完,不禁又羞红了脸。忙起身,来到东暖阁。胤禛也跟着走了过来,打趣道:“没空想我,那你整日里都忙些什么啊?”

    “我在看诗书啊。”耿雯杨不自信地眼神游离着。

    “诗书?什么诗书?我记得你不喜欢这些的,就喜欢看十三弟给你买来的各类杂书。你何时也这般附庸风雅了?”胤禛把她的脸扳正,直视着她的双眼。

    听了这个,耿雯杨气不打一处来,连声叫道:“是呀,我粗俗,好了吧?所以你才拿这个取笑我。”说完,眼圈一红,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胤禛一头雾水,忙问道:“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我何时取笑过你?”

    雯杨从怀里拿出他写的诗,在他面前抖开,说道:“喏,喏,喏。就是这个。我虽然猜出了你的意思,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我又不会写诗,蕙娆、绣墨她们也不肯帮我,我又没地方去问,所以只能自己现学了。你说,这不是故意取笑我,是什么?”

    胤禛听了,不禁哑然失笑。将她抱住,轻声说道:“傻丫头,我哪里就要你也回诗了?我就是太想你了,想让你也知道罢了。”

    “真的?我不用给你回赠一首诗吗?电视里都人家都这么说的,叫回礼,不是吗?”

    胤禛笑了,对她说:“是要回礼,不过不是必须回赠一首诗。我要的回礼,是这个。”说完,肆意地吻了下去。

    那日,胤禛兴致甚好,邀了耿雯杨月下赏花。雯杨自然乐意作陪,命人备了些酒菜,二人在荷花池边的凉亭上作乐。

    席间,耿雯杨缠着胤禛,撒娇道:“爷,那日,武姐姐生辰,您曾给她作诗一首。我近日很用心地在读书,您也作一首给我呗。”

    胤禛打趣着:“算了吧,别一会儿你又怨我讽刺你。”

    “不会,不会,您就给我做一首吧。以后她们见了,我也能得意地说这是贝勒爷特意为我写的诗。”

    胤禛仔细想想了,说道:“长夏初临芍药开,熏风拂席送香来。仙姿绰约翻红袖,月影婆娑照绿杯。”

    雯杨不依,娇嗔道:“听不懂,听不懂,都什么跟什么啊?好像说的是芍药花吗?哎呀,不管了,写下来,写下来,我拿回仔细看。”胤禛被她磨得没辙,只能命人准备笔墨。耿雯杨兴致勃勃地拿着他的诗,连声说道:“我明儿也让人裱起来,天天挂在寝室里。贝勒爷把武姐姐比作莲花,那我就是芍药了?都说芍药自古就是爱情之花,有难舍难分之意。在我们那,芍药花的花语是情有所钟。就是说,贝勒爷对我也情有所钟了?那我以后都戴芍药,不戴别的花了。”

    胤禛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你到会往自己身上贴金。”二人嬉闹不止。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申公豹传承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QQ农场主虚空神王我可能是个假神明综漫之QB系统打怪寻宝之旅锦帐春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