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当阳光撒入屋里时,胤禛猛地惊醒了,急忙起身寻找耿雯杨。【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当看到她仍躺在那,直愣愣地看着自己时,才长长地输了一口气。过去,把她抱在怀里,问道:“感觉好些了吗?我这就叫他们准备早膳。”

    耿雯杨直直地盯着胤禛的眼睛,说道:“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你。你害了我朋友的性命,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让我好好想想。是去是留,我终归会给你个交代。”伤人的话一出,即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看着胤禛眼中的伤,雯杨的泪无声地流下。

    “不行,我不会让你走。我们好不容走到今天,我绝不放手。”胤禛紧紧地抱住雯杨,仿佛自己一松手,人就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敲门声。少顷,绣墨端着早饭走了进来。“贝勒爷,时候不早了,您该上朝了。这里,有奴才伺候便可。”

    胤禛这才放开手,把耿雯杨轻轻放在炕上。又叫来了苏培盛,命他去请城里最好的大夫,尽全力医治,需要什么只管去账房支取。胤禛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留下雯杨在那里暗自落泪。

    要怪他吗?应该怪他吗?在这里,随意杀一个奴才,是正常不过的小事。自己如今不也是个奴才吗?自己真的要走吗?可是能去哪儿呢?回耿家吗?不,那里恐怕容不下我。况且我又没有谋生的能力,天下之大,根本没有栖身之所。其实,留在胤禛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就这么原谅他吗?

    当日,胤禛就下令将自己书房院落里的西配间收拾出来,用于耿雯杨养伤期间居住,自己则住在东配间,日夜不离。一时间,府里流言四起,嫡福晋乌喇那拉舒兰为此,不得不杖责好几个有脸面的下人,这才强压了下去。

    一连十日,胤禛一回府就窝在自己的书房,再未踏足蕙娆的小院,其他各房亦如是。蕙娆也不忧心,每日仍照旧花枝招展,谈笑风生。耿雯杨手臂上的伤口虽已开始愈合,但情绪上依旧不大好,整日里蔫蔫的,不爱理人。

    一连十日,她对胤禛都是闭门不见,任凭他如何做,都不闻不问。终于,在第十一日,胤禛忍无可忍,命人拆了她的房门,这才进了屋。看见雯杨坐在桌边,见他进来也不搭理。不禁怒火中烧,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贝勒,做成这样,你还不满意?”

    耿雯杨平静地看着他,说道:“是,您是贝勒爷,是尊贵无比的皇子,您要是不乐意大可把奴才赶出去,又或者也把奴才给杀了,您想怎么着都可以。犯不着在这跟奴才置气。”

    胤禛气极了,走过去一把将她扥了起来,说道:“不过是个奴才,你至于吗?”说着不自觉地加大了手劲,掐得耿雯杨生疼。

    耿雯杨也急了,挣扎着喊道:“放开我,放开我。奴才也是人,奴才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对于你们这些主子来说,我们就猪狗不如吗?我们这些蝼蚁,随随便便的被碾死,还不能吭声了吗?”

    胤禛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松了手劲,却又不敢太松,生怕她跑了。略略平复心情,柔声哄劝着:“小莲已然死了,为这个我曾训斥过悦心,也厚葬了小莲。但你要我怎样?她到底是我女儿的额娘,你难道要她一命抵一命吗?如今,我也只能答应你,今后府里绝不发生这类事情。”

    酷z匠网正版首发^

    耿雯杨听了,立刻哭了起来,虽然知道他说的没有错,但心里仍不肯认输:“小莲是个奴才,那又怎么样?那是我的朋友啊,是我在这认识的第一个姐妹啊。你叫我怎么做?我就不能为她哭哭吗?”

    胤禛心痛地抱紧她,连声说道:“好好,你哭吧,哭吧。你若不满意,明天我就叫人准备水陆道场,为她超度。怎么都好,只是你别再伤了自己的身子。”雯杨在他怀里嚎啕大哭,还不住地捶打着胤禛。胤禛没有反抗,任由她在那撒泼胡闹。

    屋外,乌喇那拉舒兰看着,心伤了一地。

    一连闹了大半月,雯杨的气焰才略消了。每日看着胤禛在眼前,精心照顾,日渐憔悴,其实心里早就不气了,但仍碍于面子,不肯认输。

    那日刚吃过早饭,钮祜禄蕙娆来了。湖蓝色的单氅衣,精心绣着大团的石榴花,把子头上除了鹅黄色的牡丹花外,还插了两只对称的压鬓簪,小米珍珠的流苏,左摇右晃着。

    蕙娆见雯杨压不搭理自己,挥手让下人们退下,自顾自地坐在桌边,说道:“这没门的屋子就是好,你想见的,不想见的,都挡不住。赶明儿,我也叫人把房门拆了,以后不用出屋,都能看到人们演大戏了。”

    雯杨挑挑眉毛,看着她。知道她聪明,嘴皮子也利落,可没想到也喜欢落井下石。

    蕙娆见她没有接话,便走到她床边,高傲地俯视着她,说道:“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怎么谢我?经我这么一折腾,贝勒爷即便不想纳你,也要碍于名声收了你,到时你我同为侍妾,你怎么也得念我的好吧?”

    “谢你,为什么?”

    “这就奇了,你不是爱慕贝勒爷吗?你不想成为他的女人?这女人的事业就是男人,难道你想没名没分地跟着他?花无百日红,等贝勒爷对你倦了,你想要名分都不行了。”

    “想,原来是想和他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可是,现在不想了。我知道,只要我一天不成为他的女人,我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没人可以阻止得了我。”

    这回轮到蕙娆挑挑眉毛,说道:“你走不走跟我没关系。说句实话,我现在还真后悔当时那么做了。”

    雯杨笑了“我若没了,不是正和了你的心愿?你这样聪明,一定知道如何讨他的欢心的。”

    蕙娆撇撇嘴,坐在床边,看着雯杨,说:“这我到真想过。可是,男人的心啊,这一刻在你这,下一刻说不定就到她那了,留不住。但你不一样,为了一个交好的奴才,你能折腾成这个样子,可见你是真心待她。若我也真心待你,你是否也能视我为姐妹呢?将来,你能不能也为了我,拼尽全力呢?”

    雯杨看着她,她才十五啊,我在那边都活了二十二年了,也没她看得清楚?

    蕙娆接着说:“我是庶出,我娘通共就生了我一个,我又是女儿身,娘也不受宠。长这么大,从没有人正眼瞧过我们。如今我看到你能为了一个下人,伤心成这样,我也想要个这么关心我的人。所以,我想和你做姐妹,一辈子。与其费心留住一个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男人,我到更希望得到一个会为我哭为我笑的姐妹。”蕙娆拉起雯杨的手,说道:“其实,这些也是我这几日才想明白的。当时那会儿,我只想帮你,根本没想那么多,也许一开始,我就把你当姐妹了。你可以吗?”

    雯杨很感动,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善良、聪明、洒脱、温和的一个孩子。

    蕙娆看到了她表情的变化,已猜到了她的心思,但仍耍赖道:“我不管,总之,你赖不掉了。你想想,我为了你,闹得这么热闹,擅闯娣福晋的寝室,打翻了贝勒爷的晚饭,还摸了他一身的血,连哭带嚎地把他拽了过来如今,我算是跟宋格格结了怨,估计现在连嫡福晋也得罪了,你要是再不管我,我可怎么办啊”说罢,扑到雯杨怀里,假意哭了起来。

    雯杨被她这么一搅和,最后那点怨气也消了。她拉着蕙娆,轻声说:“我虽然不知道能陪你多久,但我在的这段日子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

    “谢谢。”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申公豹传承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QQ农场主虚空神王我可能是个假神明综漫之QB系统打怪寻宝之旅锦帐春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