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二章·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入夜,嫡福晋乌喇那拉氏房中。【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贝勒爷,多日奔劳,应该很累了,妾身服侍您就寝吧。”乌喇那拉氏身穿一身粉色寝衣,乌黑的秀发已经散落,在烛光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娇嫩欲滴。

    “不急,我有话跟你说。”

    “爷吩咐。”

    “嬷嬷已去,她服侍我二十五年,一直尽心尽力。我想再给她家点银子,以表我的哀伤之心。”

    “贝勒爷所说极是,前儿妾身还想着这事呢,这不,忙着年下的事,竟给忘了。妾身明日就叫账房再拨五十两给耿家就是了。”乌喇那拉氏看着丈夫的脸色,缓缓地回答着。

    “银子也不用给耿家了,嬷嬷出殡那日,我已经让苏培盛送了一百两给他们了。这五十两就给耿雯杨吧。”

    “说起耿雯杨,妾身想着,耿嬷嬷既然没了,她再住在府里也是不方便,不如妾身思量着,大年下的,还是让她家去,更稳妥些。”

    话一出,胤禛立即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脸也沉了下来,惊得乌喇那拉氏一时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罢了,还有两个月就到日子了。若现在归家,也得走大半个月的时间,舟车劳顿的,她身子弱,恐受不住。况且现在天寒地冻的,这么往返也危险,还是稳妥些好。离进宫的日子也没几天了,万莫横生枝节。”

    “是。”

    一夜无话。

    胤禛早已入睡,乌喇那拉氏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贝勒爷从未在这些小事上留意,怎么单单到了她这,就有不同了呢?那样的眉眼,那样的灵巧,比她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莫非贝勒爷是转了心思?不会的,于爷来说,她跟她姐姐一样,不过是个棋子。是我多虑了,反正还有两个月她就该进宫了。这一去,就没有回头时了。

    乌喇那拉氏借着月光看着自己的丈夫,消瘦的脸庞,俊朗的面容,清冷的气息,少了当年初见的稚气,越发沉稳了。八年的夫妻,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自己竟一点都不清楚。可是,有一点,乌喇那拉氏却很明白,自盖头掀起的那一刻起,她便爱上了他,他就是自己的天。

    除夕佳节,一场瑞雪适时而至。洁白的雪花来到了人间,晶莹的片片白雪,纷纷扬扬地洒落,飘向各个角落,清洗着世间一切的黑暗,也洗净了人们的心。

    绣墨、小莲、小棠都被叫去布置装饰或准备家宴,前院的欢声笑语,鞭炮齐鸣一浪一浪地传来,朱蕊独自坐在屋子里剪窗花。屋里虽燃着炭火,但她还是觉得冷,孤独清冷的感觉袭遍全身。

    咚咚咚,有人在敲窗户,朱蕊放下剪刀,推开窗户,一束红梅忽地跳入眼中。

    “姐姐,你看好看吗?”小棠嬉笑着趴在窗户上。

    “真好看,哪儿来的?”朱蕊笑着接过了梅花。

    “就在院外荷花池边,满树的红梅,远远地看去可好看了。姐姐近来都不出这院子,我刚才路过那里看到,就折了一枝过来。正好这屋里添添喜气。”

    酷匠网q唯一g正版g,其他6都4是盗r版

    “是吗?等会儿没人了,我也出去看看。你快忙你的去吧,别被人发现了,不然你这个年也就过不好了。”

    “是,我先走了。姐姐也别总闷在这屋子里,等雪停了,也出去逛逛。今天除夕,大家都在前院忙活呢,没人会注意姐姐的。”

    “好。快回去吧。”朱蕊笑着目送小堂离去。

    雪还在下,湿冷的空气急迫地通过窗户往屋子里钻,朱蕊不妨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关上窗户,回身找了个花瓶把红梅插上,梅花特有的香气淡淡地飘散开来。

    朱蕊深深地吸了一口,披上披风,打开屋门,走了出来。屋外白雪皑皑,到处银装素裹,细小的雪花漫天飞舞。

    来到荷花池边,果见一树红梅在那里盛放,花团锦簇,艳而不妖,在白雪的映衬下,傲然独立,愈发荡气回肠。朱蕊来到梅树下,仔细地欣赏着。这娇弱的花,在寒风中左摇右摆,却依旧坚强地怒放着,点缀着单调的白色,点亮了世间的活力。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朱蕊忽然觉得这梅花好像自己一般,孤独地开放着,没有人相伴。

    “很寂寞吧?我找个人陪着你,可好?”她轻轻地问着。

    除了呼啸的寒风,和摇摆的梅花,没有人来回应她。朱蕊动手堆了个雪人,圆圆的脑袋,胖胖的身子,棋子做眼睛,胡萝卜做鼻子,树枝做手臂,她还找了下人不要的破棉帽子扣在雪人的头上,歪歪斜斜的,看起来很滑稽。

    天已擦黑,前院传来了阵阵欢笑,可仍不见小莲和绣墨回来。到是小棠带着食盒偷着跑了回来,“姑娘,快趁热吃吧。前面好热闹,福晋领着一家子人,正给贝勒爷恭贺呢。怕是一时也不会放我们回来,绣墨姐姐担心姑娘饿着,特意让我先给姑娘送些吃的。我这就要回去了,姑娘千万别睡,等我们回来,大家一起守岁啊。”

    屋里又剩下朱蕊一个,冷冷清清,形单影只。今天是除夕,不知道现在家里怎样的情况?若耿雯杨真的穿越过去了,倒还好,至少今天会陪在老妈身边,一起包饺子,一起说笑若她没过去,我还在昏迷,也还好,至少我还没有死,对于老妈来说,我还在,家还在最怕的就是我已经死了,老妈该怎么熬过今晚啊?想着想着,便潸然泪下。

    不知不觉间,朱蕊又走到了荷花池边,猛烈的寒风卷曲着阵阵雪花,狠狠地撞击着梅树,直吹得它瑟瑟发抖。她来到树下,轻轻地抚摸着树干,冰冷刺骨。这样的夜,它怎么熬过去?

    一阵箫声兀自从身后响起,她慢慢转过身,看到胤禛穿着一件江绸黑狐皮端罩,静静地站在那吹着箫。箫声轻缓舒畅,缓缓地在空中飘荡,躲过肆虐的寒风,轻轻地钻进朱蕊的耳中。

    热泪不争气地滚出,流在脸上立刻变得冰冷,朱蕊怔怔地看着胤禛,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作。胤禛如是,自顾自地吹着。北风孜孜不倦地在二人之间翻卷反转着。

    唉

    一声叹息在朱蕊心中想起。

    你是真心也好,利用也罢,只要是你想让我做的,我都会去做。终有一愿,你遂心便好。

    暖隔里家宴上,乌喇那拉氏听到下人的密报,脸色越发沉了
推荐阅读:申公豹传承重生之幸福日常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武神天下QQ农场主虚空神王我可能是个假神明综漫之QB系统打怪寻宝之旅锦帐春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