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章 · OMG,什么情况?

    忽然间,耳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一号刀。”一个男人低沉地说。

    “止血钳。快。”另一个男人在大叫着。

    最新f章节。上b酷匠网

    “压住出血点,快快。”怎么又有一个男人在说话?

    朱蕊觉得太吵了,她想让他们都闭嘴,但是发不出声。她觉得自己是闭着眼睛的,可是怎么还感觉屋里很亮呢?想睁开眼睛,但是也不能够。

    “我在哪?我怎么了?”她不停地问着,却没有人回答她。

    拼尽全力睁开眼睛,看到一片白光。很美的光,那样地耀眼,可她却无法眨眼,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那片光,看着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包围了她的整个世界,慢慢地安静了,她的世界像坠入了湖中一样地寂静无声很舒服,一股温暖的气团包裹住了自己,前所未有地畅快。她不由得蜷缩住身体,像刚诞生那样,安静地慢慢地,任时间流逝。

    她睡了,沉沉地睡了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淌着,忽然一个激灵,猛地惊醒,顿时感到头疼欲裂,仿佛有什么东西急着从脑袋里破茧而出似的。醒了,霍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高高的,榫卯交错的木质屋顶。

    “这是哪?”朱蕊想要坐起来,但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她只能将头移向一边。发现自己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房间不大,陈设不多,只随意扫了几眼,一切已尽收眼底。离自己最近的是一张木制的圈櫈,仅挨着床边稍远处是一张同材质的圆桌,桌上放着一套半新的青花茶具,桌旁还有三张相同的圈櫈。最远处是一个木头屏风,黑黢黢的,上面雕刻着什么,完全看不清楚。似乎还有个柜子,在屏风后面露出一角,看着也不真切。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呢?我被绑架了?还是喝大了?”想到这,朱蕊心中一惊,再次试图爬起来,只可惜一丝力气都没有,反而使头更加疼痛了。她强忍着疼痛,继续回忆,“我记得,是和苏苏、小沛她们去看李敏锆的彩排。可惜,李敏锆只出来了十来分钟就走了,后来开车来接我们几个。我们在车上很开心的聊天,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朱蕊安静地躺着,除了静静地躺着外,她似乎也干不了什么。她觉得好累,再次闭上了眼睛。

    “后来,的手机响了,有条短信,小苏抢过去看了。好像是个女的发来的,他们就吵了起来,她想把电话打过去,想阻止她哎呀,头好疼啊接下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一定要想起来。”朱蕊不停地自我催眠着。

    “去抢手机,迎面有车撞了过来我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然后我觉得浑身好疼啊,疼得我想大叫,可是就是发不出声音我死了吗?”

    “等等,不对,我记得那时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是心脏监护仪跳动的声音,我一定是被送到医院抢救了。然后,然后我我记得我看到了一片白光,感觉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就像大话西游一样,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我死了?”

    想到这,朱蕊眯着眼睛再次环顾着四周,“我死了吗?不可能啊?我能感觉得到疼痛可是,这里是哪?”

    就在这时,只听吱呀一声,好像是门被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由于朱蕊头冲门的方向躺着,无法第一时间看清楚。她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继续装睡。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了她床前停留了片刻,似乎是在观察她的情况,之后又向远处移去。朱蕊实在是太好奇了,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穿青布衫子的女人背影。从后面看不出此人的年纪,她梳着大辫子,没有任何的装饰,仅仅是用红色的绒线固定住,身形苗条,削肩膀,青布衫子看起来半新不旧的。

    朱蕊正要仔细看时,那女子转过身来。四目相对间,朱蕊看清了,此女颇有几分姿色,柳叶弯眉、圆眼,高鼻梁,嘴巴小巧,脸颊处零星地有几处雀斑,让人很难生厌。

    女子先是一惊,紧接着说道:“大姑娘,你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叫嬷嬷。”旋即,转身就出去了。

    “等等一下,等一下啊。”朱蕊想要叫住她,可是她的声音太小了,人家哪能听得见呢?早就一溜烟地跑远了。“天啊我想喝水,病人醒了不是都得先喝口水嘛?有没有人啊?”朱蕊欲哭无泪,又在那里呆呆地躺了约大半日,方才听见屋外又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再次打开了。

    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妇人出现在朱蕊眼前,面容娟好,一见就知道年轻时必定是个美人胚子,一头乌黑的发丝梳成团头的样式,有丝丝银发在其间闪烁,发中插戴了一个纯银镶嵌绿松石的扁方,耳畔缀着珍珠耳坠,身穿一身藏蓝色缠枝菊纹的旗服,看起来大气沉稳,毫无奢华气息。老妇人看见朱蕊怔怔地注视着自己,便微笑着坐在床边的圆櫈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身子弱,经不起折腾,这一病需好好调理,万莫落下病根了。我一会儿就去禀告福晋,求她恩准你在府里养伤。家里不比府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在这,姑姑多少还说得上话。你就安心静养吧。”说完,老妇人就在刚才那位女子的搀扶下离开了。

    朱蕊傻愣愣地听着老妇人说了这一大车子的话,又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慢慢离开,方才觉得喉咙燥热难耐,直后悔刚才怎么光顾着发傻了,竟忘记要一杯水喝。只可惜自己现在无法行动,喊了半天也没人再来,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当群众演员了?不会吧?我穿越了?撞个车而已嘛,这也行?

    当朱蕊再次醒来时,发现天已擦黑,屋里不知何时已经掌灯。这一觉倒睡得很好,不光头疼的情况有所减缓,连身上也有了些力气。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试图下床去找些水喝,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之前的那个姑娘拎着一个剔彩牡丹图案的圆食盒走了进来,看到朱蕊坐在床延处正看着自己发愣。便会心一笑,忙转身关好房门,走到桌前放下食盒,又快步来到床边,拿起了放在床尾的一件粉紫色绣兰桂齐芳的缎面上衣给朱蕊披上,细心地替她把零散的头发拢好,松松地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并用一支鎏金雕石榴花的发簪将头发别好。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方才说话,“大姑娘怎么就起来了呢?大夫说您伤了头,需要多睡,伤才能长好。”

    “我我睡得太多了,身子都有些僵了。那个你能帮我倒杯水吗?”朱蕊不由得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直愣愣地盯着桌上的茶壶。她恨不得把那一壶水都灌下去。唉,电视剧也不都是骗人的,至少口渴这事儿就是真的。朱蕊看了看身边的姑娘,一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于是她心里暗下决定,少说话,说多错多。

    “你看我,一时高兴,竟忘了给你倒茶了。你都昏睡了七天了,怎么能不渴呢?”女子说笑着,走到桌前拿起茶托里的青花茶壶,又择了一个略新点的茶杯,倒了半杯茶,却又不见拿回来,反而端着来到窗前,隔着窗户将茶杯里的水悉数泼到屋外。这才转身又倒了一杯水,端与朱蕊。

    朱蕊真是渴急了,也不管烫与不烫,一口气就喝了下去。只可惜这茶杯太盛水有限,一杯水下去非但没有解燃眉之急,反而更勾得她口渴难耐。“那个”朱蕊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能不能”姑娘果然聪明,接过杯子又倒了杯水来。直至喝到第五杯时,朱蕊方才觉得喉咙里的燥热有所缓解。这才低头看了一眼茶杯,只见手中的青花瓷杯,质地细腻温润,水中漂着一片金黄色的菊花花瓣。小小地花瓣因水蒸气的挥发,缓缓地在水中荡漾着,似一叶小舟行驶在一个小小地池塘,四处碰壁,无法靠岸

    女子见朱蕊楞在那里,连忙说道,“姑娘若是觉得能动弹的话,我扶着下地走走,吃点东西。大夫说您几日未进食,醒来一定会觉得饿,但仍需进点流食方可消化。”

    不说还好,一提吃,朱蕊立刻觉得腹中饥肠辘辘,似烈火中烧。连忙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动,女子便搀扶着她到桌边坐下。女子将食盒打开,只见盒内摆了一碗细粥,几碟精致小菜,顿觉香气扑鼻,引得人胃口大开。

    真是饿坏了,朱蕊如风卷残云般地将这些东西悉数倒进了自己的肚子,仍觉得很饿,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衣食父母。

    女子见此情景,轻笑了一声,说:“大夫说姑娘刚醒,不易进太多,伤脾胃。还是缓缓地来吧。我扶姑娘回床上再睡会儿吧,待后半夜我再给姑娘送点吃的来。”

    朱蕊也只好点点头,任由女子搀扶着回到了床上,看着女子将碗碟收入食盒中,又目送着她离开。方才慢慢躺下,回味着眼前发生的种种。

    “看样子,他们不像是绑票的,也不像是在拍电影。莫非,我真的穿越了?这也太刺激了吧?其实,也不错啊,电视剧里面不是都在演嘛,女猪脚穿越回来,成王妃,成皇后的,跟一大堆帅哥皇子贝勒的谈情说爱。呵呵呵可以有一大堆的人伺候着,然后再有十来个护花使者,老公再是当朝天子,那我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即使勾引不到皇上,调戏一个王爷也好啊!”想到这,朱蕊不禁犯起了花痴,“我这个历史系的毕业生终于有用武之地啦!大不了,我摆摊算命呗,给几个达官贵人说说运势,也能赚个钵满盆溢的。不过,我现在是在哪年啊?看服饰,应该是清朝,要是四四那个年代就好了,我正好可以完成这个学期的论文了。可是要是碰到慈禧和八国联军对了,刚才那个大婶说什么福晋,府里的?这里是王府?那就是有王爷了,帅哥!?一大堆帅哥即将向我涌来。”
推荐阅读:申公豹传承重生之幸福日常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武神天下QQ农场主虚空神王我可能是个假神明综漫之QB系统打怪寻宝之旅锦帐春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